SAT引進“逆境分”國際考生不受影響

 

美國大學理事會(The College Board)計劃在SAT考試中加入一項“逆境分”(adversity score),旨在將學生的社會和經濟背景納入考量,預計此舉將引起激烈爭論。

大學招生官員將這一新的評估標準稱為逆境分數,使用15個因素計算得出,包括學生所在高中以及社區。學生將不會看到這些分數,但大學在審核他們的申請時會衡量這一得分。

作為先期測試,去年有50所大學在招生中使用了該分數。大學理事會計劃在今年秋季將其擴展到150所院校,在之后的一年中廣泛推廣。

大學招生時應如何將學生的種族和階級納入考量一直沒有定論。包括哈佛大學在內的許多大學都表示,多元化的學生團體是學校教育使命的一部分。一項指控哈佛在招生過程中通過提高入學標準歧視亞裔的訴訟正在等待法官判決,另有兩項類似訴訟也在進行當中。

美國最大的非政府性教育組織——大學理事會表示,多年來該機構一直擔憂收入不平等會影響SAT成績。在2018年的SAT測試結果中,白人學生的平均得分比非裔學生高177分,比西語裔學生高133分。亞裔學生比白人學生高100分,來自富裕家庭、父母受過大學教育的學生分數會更高。

大學理事會執行總監科爾曼(David Coleman)說,有許多優秀的學生可能(SAT)得分較低但成就更大。我們不能袖手旁觀,無視財富差距對SAT得分的影響。”

由數學和語言兩部分組成的SAT正面臨挑戰。聯邦檢察官今年春天透露,多年來一直有學生在SAT和ACT考試中作弊,這是波及范圍甚廣的大學錄取作弊案的一部分。在亞洲和中東,ACT和SAT考試都曾經歷過安全漏洞。

耶魯大學是嘗試使用申請人逆境分數的學校之一。該校招生辦主任昆蘭(Jeremiah Quinlan)說,耶魯大學一直致力于推動增加社會經濟多樣性,近幾年來,其低收入和第一代大學生人數幾乎翻了一番,占新入學學生人數的20%左右。“這個(逆境分數)實際上影響了我們所看到的每一份申請。”他說。

芝加哥New Trier高中大學咨詢辦主任康羅伊(James Conroy)表示,精英大學對多元化的關注度已經很高,逆境分數會加重這一因素的影響。“我的郵箱中填滿了郵件,都是招生官員發來想要同我們的多元化孩子交談。我覺得少數族裔學生受到歧視嗎?是的,我這么認為。但我現在看到它正在逆轉。”

20年前,大學理事會嘗試了類似的努力,但在大學的阻力下迅速放棄該計劃。與此前嘗試所不同的是,新計劃并不直接考慮族裔因素。大學理事會負責高等教育準入和戰略部副主席貝特頓(Connie Betterton)稱,這項計劃進行過更多研究,因此可行性更高。

科爾曼稱:“它凸顯出學生的優勢,這種機智不能通過測試展現出來。這些學生表現很好,他們在大學里取得了成功。”

 

新的計分滿分是100分,會出現在一個名為“環境背景儀表板”的頁面,顯示的幾個指標包括貧困度、財富度和機遇,以及該學生的SAT分數與其同學的比較。在界面上,該分數被稱為“整體劣勢水平”(Overall Disadvantage Level)。

50分是逆境得分的平均值。以上表示生活在困境中,以下表示學生生活優渥。

大學理事會拒絕透露逆境分數的計算方式或考量的因素??茽柭Q,得分數據來自美國人口普查等公共記錄,以及大學理事會專有的一些資料。

 

貝特頓介紹,大學理事會于2015年開始開發該工具,當時大學要求提供更加客觀的學生背景數據。喬治敦大學教育與勞動力中心主任內維爾(Anthony Carnevale)說:“其目的是在不使用族裔的情況下將族裔納入考量。”他曾在大學理事會工作,并負責監督逆境分數之前的一項計劃。

佛州州立大學學術事務助理副校長巴恩希爾(John Barnhill)說,在該校,逆境分數幫助學校將非白人新生的入學率由37%提高到42%。但他表示,預期該計劃將會迎來反對之聲。

“我們想承認自己空間有限,如果我要為更多的(貧困和少數族裔)學生騰出空間,那勢必會有人遭殃,這將是那些特權階級的孩子。”

近來,美國大學錄取被欺詐案和平權討論籠罩,SAT考試本身也被動牽涉進了欺詐案。新推出的“逆境分數”,則是在平權方面有所作為的主動嘗試。這也進一步讓人思考:大學錄取,到底應該看學生身上的什么特質?

學業成績肯定是重要的一部分,而這一部分基本上要通過標準化考試來體現。

現在考試提供方想要做的,是希望通過學生的經濟、社會、家庭背景,“更好地說明”SAT考試分數的內涵。

問題在于,接受SAT“逆境分數”的學校,是否已經準備好了放棄他們原先通過其他方式(如申請者自述、各方面證明材料等)來評估學生學業以外的因素,轉而完全依賴由考試方提供的數據呢?如果兩者同時被納入考量,那是否會造成學生某一項特質被不成比例地方大呢?

另外,這個“逆境分數”本身是否客觀公正,也值得討論。此前,哈佛錄取被告一案中,該校對申請學生在各人素質、社會活動等方面的評估,就被原告方指“不透明”。而SAT的“逆境分數”,如果它不公布出具體的算法,本身也是一個“黑箱”。學校只能得到結果,而不知道究竟哪一個具體的因素占了多少比重。以這樣一個分數,附加于本應是純粹客觀判定學生成績的標準化考試之上,是否能起到預期的效果,恐怕很難說。

 

另一方面,美國學校在錄取學生時,對于標準化考試分數的依賴也在減少。去年,芝加哥大學宣布不再硬性要求申請者提交SAT或ACT的成績,開了全美名牌大學的先河。這已經成為一個趨勢,但其結果是能夠使得更多社會背景較差的學生獲得入學機會、還是令得學校更加精英化,仍需觀察。

對于包括中國學生在內的國際學生,CB(美國大學理事會)回應稱:該數據不適用于國際學生,國際學生不會受到影響。

收藏 RSS訂閱 打印
網友評論查看所有評論
請自覺遵守互聯網相關的政策法規,嚴禁發布色情、暴力、反動的言論。
評價:
表情:
用戶名: 密碼: 驗證碼: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