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文博士長年奮斗的學位

 

  在美國,大學畢業後3年可以拿到法學學位,4年可以拿到醫學學位(MD),但是要成為人文領域的博士,平均得花上至少9年,而且畢業後要在大專院校找到有望能成為終生職的工作可能還要花更久的時間。在經濟不景氣使大學財政短絀的此時,人文博士的危機意識格外強烈。

  為高等教育記事報(The Chronicle of Higher Education)寫專欄、哈佛大學畢業、現任希望學院(Hope College,密西根州)的英語副教授William Pannapacker問道:「有什麼比絕望更糟的?」盡管他的悲觀想法不太有人相信,他還是認為研究生體系破產了,警告要攻讀人文博士的學生要有心碎的準備。

  一、二年級的人文博士生或許沒同年的法學或醫學生那樣課業繁重、競爭激烈,但前頭卻還有漫長遙遠的路要走。人文博士生不但要學富五車、通過考試,還要寫數百頁的原創性研究論文,盡管有時該論文從此被束之高閣。這些學生必須倚賴獎助學金和兼課度日,而兼課往往又耗掉許多研究時間。高年級醫學生或許因為醫院輪班而忙得團團轉,但至少這些工作是學位的一部份。

  美國研究所評議委員會(Council of Graduate Schools)會長Debra W. Stewart女士指出,學生的財政問題是造成人文博士攻讀格外曠日廢時的原因之一。在許多國家,政府付錢讓博士生在一定期限之內完成學位,如3或4年。

  在美國,很多人文學科的學生中途休學,所以從大學畢業到拿到博士可能花上超過10年的時間。有大約一半的人文博士生最終未能完成學業。學生得到博士學位的平均年齡是35歲,而且背負有2萬3,000美元的債務,面臨的就業市場也不見得好。年年簽約、沒有保障的兼任教職可能是唯一的選擇。

  哈佛大學英語教授Louis Menand長期批評這個冗長的博士進程,他認為「讓一群聰明人讀博士班,其中卻有一半沒得到學位,而且也不見得能找到理想的工作,這是嚴重的社會資源浪費?!?/p>

  密西根大學英語教授兼美國現代語言協會(Modern Language Association)會長Sidonie Smith在該學會的春季通訊中再次提出一個多年前的構想:跳脫傳統論文的取材選項,考慮引入已出版的同儕審核文章、研究檔案、數位出版等等。她認為如此不僅能縮短博士取得的時程,也能讓學術擺脫象牙塔。

  盡管有來自高階層的支持,全面改革并不會很快到來。伊利諾大學香檳分校的代理校長Richard Wheeler指出,任何關於博士取得規定的改革必須全體適用才有意義。有誰會想要讀不被其他大學或職場認可的博士班?他說:「目前還不到全面改革的引爆點?!?/p>

  伊利諾大學的研究生聯合會11月才因學費減免問題短暫罷課。Wheeler博士將原因歸咎於學生對制度的普遍不滿及個別就業問題。學生們憤怒、受挫、很不開心。

收藏 RSS訂閱 打印
網友評論查看所有評論
請自覺遵守互聯網相關的政策法規,嚴禁發布色情、暴力、反動的言論。
評價:
表情:
用戶名: 密碼: 驗證碼:
?